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俗世的幸福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日志

 
 

那些行将远去的胡同(一)  

2012-06-06 09:19:36|  分类: 【衢】| 小城情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鹿鸣小学通往江滨处老城墙】

 
 
 
【拍摄时间】2012.6.1  儿童节
【拍摄地点】衢州城区上营街、下营街、皂木巷。
 
 

胡同,亦叫里弄、巷。

里弄似乎是上海人对弄堂的俗称,胡同的说法习惯了在北京用。而“巷”这个词,单从外形看便觉得就是它的形状:纵横交错、拐弯抹角,音韵上也最合了江南人婉约的味道。但奇怪自己却最喜“胡同”的称呼,有着一种北方人脱口而出,毫不遮掩自己卑微和素朴的乡村气息。

 

印象里最深的胡同名字叫乌衣巷。年少的时候读那首诗,便单记着桥边的野花和巷口的夕阳了,有一地的暖意,却偏没有诗歌里往事尽迁的那种成人唯有的情绪。

 

但我不是生在衢州城里的孩子。我的岁月里唯有漫天遍野的油菜草紫,和闲适的牛羊成群,却没有喧嚣里穿弄过巷的那些传奇和故事。它和我的生活没有必然的联系,也因此失去了在我的岁月记忆里生存下来的可能。开始注意到它,还是几年前某一次偶尔闯进了钟楼后的化龙巷,历经一次复杂的拐弯找寻出口之后,才突然觉得原来在城市繁华喧闹的中心,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些固执和城市共存着,又如此悄无声息地有趣着的角落。

 

最喜抬头琢磨墙壁上那些胡同的名字。

名字大多素朴,让人容易想起最早给这些道路拟定名字的时候,附近的那些花草、人物和故事。他们,就这样活生生地在这个名字上扎根了下来,百年之后印迹依在,但过去的时光已是一去不返。

 

知道他们有一天是必将远去的,就如一次在白天鹅酒店见到老城市的那些旧照片,如今被端正地悬挂在墙壁上成为黑白的祭奠。很多记忆还在,却在这个城市已再找寻不到。已经远去的,和某一天会远去的,他们在这个城市的所有人心里都是无法忘怀的回忆。

 而现在,我们也只能留下偶尔在胡同里折折转转的那些光阴,她们还能在我们的心里开辟出宁静悠远的一方田园,和柳暗花明的一些惊喜。

                    

                                                                       ——2012年6月暮秋书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皂木巷,原新民初中所在地】

 

 1999年至2000年,那一年的时光从不曾忘记过,但那条名叫蛟池街的道路及与她唇齿相依的那些小巷却是从此成为历史。

 

 那段历史里的蛟池街之繁荣,绝不是现在的中河沿、步行街所能比。那里泛漾着的布料的朴素气息,那些来去神情安然还能略带笑容的人擦肩而过时的招呼,来自乡村的那些大脚那些粗布,都能在这里找到依靠。车水马龙,来往不息,这便是蛟池街。

但在蛟池街的这条皂木巷里,却依然安宁地存在着一所不大的学校:新民初中。

 

99年那一年,二中初中一年级学生暂于新民初中校址管理。整个区域不大,一块约三四百平方米的水泥地,再加一栋两层八个班的教学楼,两座低矮宿舍和门前左右各一座的办公室。这是在蛟池街繁华喧闹的区域之内,与之仅隔了十几米,便独取了一方宁静的一块区域。

 

太多的记忆可以在相隔十几年后随时掀起:

那位腰杆挺直的语文老教师带给我们绝顶好吃的江山米糕,那是我们当时念念不忘的零食,以致于后来再看到这种米糕,我都会想起他表面严肃其实内心无比慈爱的样子。心灵手巧的那位新民女老师的手工课,常让我有这一门课不知何时被忘记的悲哀。什么时候它才能被重新唤起?一吆喝就能叫上的同事在夕阳撒落的那简陋排球场上挥打拼杀,那几个同事,有的还在,有的已去远方。晚饭时分,几个人走十几米,钻到那个炒粉干很出名的小店里边聊学生边小搓一顿。还有,那时还年轻的自己留困难的学生到7点半还饿着肚子。送走学生,再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顺着还不曾铺柏油的老路回转二中,抬头,突然发现天上有月,满心都是欢喜。

 

那一届很多的新民老师后来在偶然遇见时还依然觉得亲切。那一段时光,我拥有过我后来再没有过的,可以称为到达极致的坦诚和天真。我常在回想时觉得奇怪,后来明白,那是一段最接近普通人的生活,和最朴实的底层人们时才会有的心灵的自由。因为我身在那个俗世的环境里面,但因那一狭小的校园区域,我又得以超越了那个环境,而获得我年轻时最本质最本真的自我存在。

 

十二年之后的那天偶然闯到那条小巷里,门口是三原色美术培训学校的牌子。站在门口,那个小操场还在,两层的楼还在,眼前依稀是过去的时光、过去的那些人和故事,但又明明已经不是。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皂木巷新貌】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上营街】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上营街】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下营街】

 

 

 

衢州的那些胡同 - 江南暮秋 - 俗世的幸福..


 

 【下营街】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