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俗世的幸福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日志

 
 

2016:雪记,经年  

2016-02-13 13:42:39|  分类: 【衢】| 小城情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一副对联

 

《世说新语》中有个关于咏雪的故事,说的是谢安召子侄辈,问何物可喻雪,然后有了胡儿“撒盐空中差可拟”和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的不同意趣。 

 

亦记得很多年前玩对联,一陌生人以我当年网名“轻雪如蝶”制一上联:轻雪如蝶双飞燕。 


他未尝真正知晓这联无意间的妙处,我却实实在在赞叹其中的巧合。自己又曾网名“微雨燕双飞”,真名中又确有“燕”字。何况雪从天而降,如蝶飞舞,蝶如燕,燕如雪,真是有庄周梦蝶亦真亦幻的巧妙。 

 

这是关于雪,印象很深的一事。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年少时候

 

也就在那几年里,写过关于雪的唯一一篇文章《雪祭》,祭奠年少时的雪和事。有两个关于雪的印记是抹不去的。

 

一是冬日晨起上学。

那时老屋昏暗简陋,只东和北各有一小小窗口。醒来时,看北面窗口是否有亮光,若有,则代表天已亮。小学时因家离学校近,我负责掌管班门钥匙。有年冬日贪睡,醒来时已经日上竿头,便于房间内大哭,羞愧不肯再去学校。忙碌的母亲听到哭声才从院子那端厨房赶来安慰劝导,最终背我出了家门。


那年,雪厚到膝盖。趴于母亲背上,母亲长短不均的呼吸声,和母亲的套鞋踩进雪的深处又拔出来的嘎吱声,一种细微,一种响亮,有时交错,有时又单独清晰。我的眼睛能看到母亲头发和侧脸。她不说话只安心走路,我也没说话。至此,再无迟到之记录。

 

后来读初中,要走半个小时的路。雪大的早晨,母亲会把我送到门口,看我走一段,然后回转不见。我就自己在朦朦胧胧的天色里,踩着很深很深的雪,听着嘎吱嘎吱的脚步声上学去。路上少见村人,踩一条很长很长的脚印线出来,回头看几眼,就无限满足地自己唱起歌来了。 

 

那时,世界归属自己一人独有的印象很深,也因此忘却了天冷路远的辛苦。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另个印记是关于初中班主任卢老师的。

老卢当年是个才子型人物,书法、太极、诗歌、教书无一不是神话。他给予我们这一批孩子的感情,一直延续到现在。前几日他在空间晒出自己为孙女攀折腊梅的图,并以绝句相配,依然是当年的风雅习性。 

 

我那时到校早。学校建于山坡之上,爬过一个坡,我就站在平地操场上了。年轻时的卢老师就在雪地里的桩上站着。桩好像是砖头,围成一个圆圈。他在桩上,轻装练他的太极。天地浩渺,万籁寂静,一切的声音都在沉睡,只有他是动的。 


那时看他不断地在砖头上来回走,手势正反却好像只有一个,心里觉得有趣又奇怪,却从没有问过他学的是哪门太极。我自己给它取过名,叫太极梅花桩。其实我并不知他摆的是不是梅花的样子,只是年少觉得梅花的形状会好看些。

 

如今我自己也学了太极,却没有听过像他那样太极的样子。不知当年他是否是模仿了电影里所看到的模样,来聊以慰藉当年大学刚毕业被分配到荒乡僻野的一颗蓬勃之心。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2016大雪

 

衢州这几年少雪。有时不过是偶尔经过,去年点滴全无,近乎吝啬。今年竟然盼来漫天厚雪,如等一心爱之人,是两年七百多天的天地相隔,本知是未必有结果的翘首以待,却终于喜从天降。 

 

于是第一日便和好友冒雪出门,赶赴那个叫大森林的地方。 


美其名曰大森林,事实是一些高大老树集聚路边,并不隐蔽深藏。棵棵枝桠笔直朝天,有老树的呼啸自傲和自在态势,真个清高自冷的模样。鸟儿于最高处做巢,自秋天叶落后,巢便清清楚楚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了。雪一至,铺开满满一地雪白陪衬,衬托得树干和鸟巢黑乎乎地耀眼硬气。雪,反是竭尽全力似的温柔了。

 

一地空旷,一个世界的俊美。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我和友于树干间拍摄、行走、抬头仰望,不断地叫嚣着它的美。还是不够,镜头不够,语言也不够。眼见,心会的才是最美,只可惜带不回来。 

 

这尘世有一些的美,肯定是无法以任何方式带回来自我占有的。 

 

森林旁边有河。


水还是流动的,有极轻微的叮咚声,需低声才能隐约感受到。我本拟走长长一段的,沿着河边实地。但毕竟不是一人的计划,也终究是俗人本色,不能散漫到底。于是还是折回了桥上,在周边反复来回地走,反复来回地看。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又去了东岳山。


雪依然在下,一路少见车辆。东岳山的山路已经被清扫出来,我们舍不得路见的雪景,便把车停在了半途的位置,步行上山。时路遇另一拨的三四男女,彼此相望并问候了几句,有一种志同道合的默契和惊喜。


雪实大,小侄女则从头至尾不肯带伞,只赤头奔跑玩耍。她的世界因为简单,今日真真是和天地一样的自在和阔大了。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山不高,庙不大。平日香火旺盛,今日就极其清静了。可惜没有一处高地可以俯瞰拍摄全寺,干脆静赏。庙内一常住老人问我等可吃过午饭,便邀请我们进食斋饭。每人五块钱,一碗水饺,津津有味。

 

后山有道,我却从没有走过。我原只知道山西侧有座孤零零的亭子可以俯视山下,却不知新开辟了一条山路蜿蜒回转可往东。山道只我四人,树林经雪如雾凇沆砀,晶莹剔透,看也看不厌。回来后,曾回想此景,写过“室在林间”四字,当真幻想这样的浪漫可能。


关于雪句,一生最喜“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之室内情趣。但若以室外论,那就推苏东坡"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句。


知自己终是人生过客,今年能有缘经历如此一场与雪的际会,偶然留一指爪,心里便有一番满足了。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2016:雪记,经年 - 苏素  - 俗世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64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